首页 申博娱乐场 第13章:瞽言萏议

申博娱乐场

星夏一夜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1743

    连载(字)

71743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娱乐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瞽言萏议

申博娱乐场 星夏一夜 71743 2019-09-02

只见方继藩笑吟吟地继续道:“努力当然是重要的,而最重要的,却要有一个高人因材施教,好生指导。”

方继藩沉默了一下子,然后看着兴冲冲的邓健。

他瞪了三个读书人一眼,便拂袖而去。

张懋是武将,当年骑射功夫了得,此时捧出手,朝手心吐了口吐沫,搓了搓,化掌为拳,这砂锅大的拳头,看得方继藩眼睛都直了。

这个名字,倒是有一些印象……这个人好像是……好像是……

刘账房哭哭啼啼地道:“少爷,能不能先知会一声伯……”

方继藩凶巴巴地道:“什么时辰了?大清早的,鬼叫什么?”

方继藩却是收了扇子,扬手便劈了杨管事一个耳光。

接着,便有文吏举着一个牌子来,方继藩被这张懋盯着后襟发凉,可一看了题,便不理会张懋了。

他面带愠怒,却见方继藩已低头,下笔疾书起来。

送走了王金元,府上的管事、账房还有邓健,便一个个噗通跪在了厅里,开始号丧。

弘治皇帝感慨道:“说起来,朕确实是错了,朕只看到了眼前之利,而方卿家所谋得也是社稷之利啊。”

“臣……臣是否……也侍奉陛下摆驾回宫,是否……是否回户部当值。”

却突然……这愤怒扭曲的脸,竟突然挤出了一丝笑容,声音也瞬间温和起来:“好好好,齐国公是真性情啊,下官佩服久矣,斟茶递水之事,实不相瞒,只怕下官做的来,齐国公不妨看在下官薄面,赐下其他的差事,如何?”陈彤听了弘治皇帝的话,看到了陛下眼里的鼓舞,整个人顿时打起了精神。

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难得休息,这半个月功夫,无所事事的,索性骑着马,在西山转悠。

陈彤一脸底气不足的模样。

“不知何故啊。”刘健哭笑不得的道:“问了他们也不答,老臣就差将刀架在他的头上了。”

弘治皇帝坐下,又待要喝一口温开水。

良久,他才恍然的抬头,眼里满是茫然之色。

各道的工序,他大抵心里了然。

这是他极好的表现机会。

虽然恼怒,说话却还是慢条斯理,他脑海里,还想着太子殿下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开口就问候别人的家人。

而且可能是大问题,说不定,连自己三千瓶的定金,都要折了。

又大抵的报告了城中的情况,将不少城中的布防,以及慕太后等人的态度,一一进行了汇报。

他手舞足蹈,赵津却正色道:“赶紧开城门,少啰嗦。”

士兵们这才醒悟过来,不过更多人还没反应过来,此前不是说,陛下已经驾崩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他沉吟片刻:“用快马,请联合商会的方会长,出使一趟北燕吧,请这位方先生,对北燕皇帝晓以利害,告诉北燕人,什么都可以谈,也什么都可以商量,只是现在各国分崩离析,对天下百姓,并没有任何好处,天下各国百姓,无不希望能够天下一统,安居乐业,所以,也请燕成武,可以顾念天下人的意愿,请他至洛阳来吧,北燕皇族,朕尽都可以给予最高的礼遇,甚至朕可以准其保留他们的宗庙,总而言之,只要可以谈,朕都愿意谈下去。将朕的意思,告诉方先生,方先生会知道怎么做?现在……该入洛阳城了。”

陈凯之打马向前,穿过乌压压的人群,身后的护卫,显得颇有些紧张,死死的握着腰间的刀柄,不敢有半点的懈怠。

“陛下宽宏大量,臣等拜服。”众人纷纷磕头。

这足以说明,陈凯之对他们的信任。

这些禁卫,俱都由大楚的勋贵子弟充任,平时就耀武扬威惯了,从没将寻常的士卒看在眼里,他们虽然心里紧张,却还是妄图想用气势将人吓走,所以一个千户官按着剑,冷冷的呵着气,随即大吼:“想死吗?这是欺君罔上,是要诛杀九族的,是谁领的头,站出来,其余人,统统退下,否则,格杀勿论!”

中军大帐里,已换了一身寻常禁卫衣甲的项正,也没有想到,这些曾经对自己惶恐无比的官兵,居然在这一刻,竟围了自己的中军大帐,毫不犹豫的发起了攻击。

焦虑的项正,却因为白日的身心疲惫,显得格外的疲倦,他今日睡得早,不久,便传来了鼾声。这位所谓的大楚名将,在楚人心目中,虽非战神,可在这些楚人官兵眼里,却如神明一般的存在。

沉默……

可民夫们早已不再是温顺的绵羊了。

是……陈军……

却见一个校尉匆匆而来,他冒着雨,却是跑的很急,脚下路滑,摔了一跤,却很快翻身而起,他高声道:“都督,都督……探马来报,探马来报……在五里外,发现了贼军的踪迹,都督……有贼军朝这里袭来了……”

“是……是……是骑兵,是骑兵……”

“再试一试吧。”项正摆摆手,他随即雄心勃勃的道:“朕此番挥师而来,是因为大陈存亡,只在旦夕,那陈凯之自己找死,非要去征讨胡人,而如今,却功败垂成,自己既葬送了大陈的十万大军,也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这是他的愚蠢之处。陈凯之如此,朕希望,这洛阳城中的慕太后等人,切莫也学着如此,万万不可自误,否则,到时大军真正开始攻城,楚越蜀三国数十万大军,便将踏平洛阳,朕即便是想成全他们,却也无法成全了。”

说着,杨义告辞而去。

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无论是夜行营还是胡人,这不免使踌躇满志的项正,总觉得心里有一些些不踏实。可如此一来,三国围攻洛阳的名义也就有了。

而对于蜀人,项正倒也表现出了宽容,愿意给予蜀人一些好处,对他而言,楚国想要灭陈,势必要分出一些利益。

陈凯之勾唇笑了,不禁抬手拍了拍晏先生的肩。

留在三清关的随驾大臣们,却是忙碌了起来。

刘涛肃容:“既如此,那么吾奉大汉皇帝之命,特来此,大赦西凉军民人等,陛下已击溃胡军,大漠平定,西凉国国师乱政,乱臣贼子也,大汉皇帝已敕封西凉皇子钱盛,为凉王,自此之后,汉凉一家,你既为汉臣,理当充作先锋,随本使前去捉拿乱臣,这是大功,朱将军可敢去吗?”

陈凯之不屑的冷笑:“今日这么多将士埋骨于此,你们还想活么?明日,你们的尸首就会挂在这里,在这里,将会有一座祭奠我大汉将士的寺庙在此拔地而起,而你们二人,还有你们的亲族,你们的妻女,但凡和你们有一丝牵连的人,你们的头颅,都将高悬于此,这座寺庙,将会用驰道与洛阳连接起来,将来,会有数不清的人自关内通过驰道来此,祭奠朕的将士,而你们……不过是祭祀用的人畜,告慰三军的英灵,如此而已!”

何秀激动的道:“他会,也可能不会。这一切,都取决于大汗,倘若大汗暂时向他臣服,求他饶了大汗的性命,对他而言,饶了大汗,而将大汗放回大漠中去,带领部族向他陈凯之称臣,总比那草原上,重新出现一个仇视他们的大汗要好。”

当然,表面上,他却是诚惶诚恐的样子。

被人挪动的时候,陈无极吃痛,他张口想要对那人说什么。

天空已是有些晦暗了,此时尚是正午,可方才还是艳阳高照,随之而来的,却是翻滚的乌云。

他们杀戮了自己的同袍兄弟。

噗……

宛如洪峰一般,在长达数里的阵地上,无数人厮杀在了一起,所有人杀红了眼,此时,已经根本不存在任何的退却了。

他们从未见过顽强至此的汉军。

关于这一点,参谋总部做过许多次的演练,最终认定了这个结果,因为让士兵们在近战中使用火器,极容易分心,而且也容易误伤队友。

正面冲击第一营的胡兵,足有十数万之多,可这一层层的消耗,此时,竟是十不存三。

“杀光他们!”蜂拥如潮水的胡人们,不得不放弃了战马,两支军马啪的一声,狠狠碰撞一起,接着,无数的刀剑碰撞,所有人只重复着将手里的武器送入对方身体,却很快,又被人用武器刺入自己的身体。

那铺天盖地的胡人铁骑扑面而来,和以往想象中的战争场景完全不同。

有人开了火,许多新兵误以为攻击的命令已经下达。于是乎,啪啪啪啪啪……

冲在最前的胡人铁骑,有人被流弹击中,直接倒地。

这种大吼,在一般情况之下,其实是很难让人做到镇定的。

而且……陈军强大又如何,在六十万胡人铁骑和数十万西凉大军面前,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

说到此处,苏叶满面死灰:“到了这时,这大战也一触即发,老臣还能留在西凉吗?老夫既是西凉国的老臣,也是汉臣,汉臣没有事胡虏的道理,因而趁着机会,在一些门生故吏的帮助下,连夜东逃,此番来见陛下,并非是希图什么高位,一则是想安度一个晚年,不肯和胡虏为伍,这其二,便是前来密报陛下,要小心身后。”

因而,索性舍弃了一切,也不甘愿随那西凉天子和国师给胡人做儿子,咬了咬牙,跑了。

随即便开始草拟今日作战的奏报。

而这时,陈凯之已掀开了帘子,进入了大帐。

汉人侮辱了他们的战士的尸首,除此之外,昨日夜里,还发生了一次夜袭,胡人在这草场上比较随性,虽是来了,却也带来了自己的牛羊,毕竟牛羊在大漠中没人照管可不成,而牛羊来了,就不免将一家老小都带了来,所以这附近,遍布了大小不一的胡人营地,妇人们在营中生火,孩子们在嬉戏,至带来的一些牛马,除了催问西凉人送来草料,偶尔,也在这贫瘠的草场里放牧。

陈凯之凝视着这千户,脸色缓和了许多:“西凉人坚壁清野,是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集结在了天水关?”

“住口!”何秀却是暴怒,厉声道:“休得胡说什么,老夫怎么教你的,要谨言慎行。就要快了,很快,只要帮助胡人入了关,到了那时,才有了我们的机会,你也不想想,历来只有马上得天下,没有马上治天下的,胡人们擅骑射,可一旦入了关,就免不了要治理关内,可胡人哪里擅长治理,到了那时,还不是得倚仗我等?你啊,万万不可糊涂,我们现在在胡人眼里,没什么用处,至多,也只是出出主意罢了,可一旦大汗破了三清关,全歼了陈军的主力,你我便大有可为了。”

以新军都督许杰为首的一批主战派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新军操练已有七个多月,无论精神还是战力,都已纯熟,这一战,不能久拖下去,一旦入冬,则需要等来年,而十万大军,加上二十多万辅兵,花费了这么多的钱粮在此,时间拖的越久,压力越大,与其如此,不如索性主动出击,直接出关,寻觅西凉以及胡人军队决一死战。

许杰顿时听了心潮澎湃,可随即一愣:“陛下也出关?”

也正因如此,汉人想在大漠里出人头地,所付出的努力,将会是胡人的百倍、千倍,何秀也很清楚,平时给大汗出出主意,固然能获得大汗的赏识,可想真正在大漠立足,却非要建立旷世奇功不可,而能带胡人杀入关内,完成数百年来,胡人们的心愿,无疑才是他真正立足于胡地的资本。

何秀大喜过望,他怕就怕赫连大汗不听自己的建议,独断专行,这些年来,何秀一直在暗中搜集情报,早对大陈的变化了然于胸了。

两个半赤着身的女奴吓的花容失色,忙是收拾了地上的狼藉,屈身而去。

何秀便将陈凯之淡淡说道。

“陛下要小心。新军操练不过三四月,最长的,也不过五六月而已,臣恐这近十万新军,过于生疏,何况,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战阵……”

陈凯之点了点头,眼看着自己的大帐已经搭建了起来,在众人的拥簇之下,进了大帐。

他懒得听这些胡话,却依旧凝视着何秀,这个年过四旬,显得干瘦,同时外表平庸的人,看上去如此平凡的人,却能受到胡人的器重。

他们是极尴尬的。

晏先生含笑着看陈凯之,道:“陛下,这个王建,倒是颇有一些意思,此人,倒有些城府,可如此看来,也可得出,此人深谙蜀国的民心,想借此机会,使蜀国朝廷下不来台。”

晏先生皱眉:“陛下,这王建……”

陈凯之笑了笑:“这个世上的事,从没有不冒险就可以成功的,他们的担心,朕也能理解,又怎么能不明白呢?”

倒是这时,却又有公文送至了县里,这显然是陛下责令户部和兵部拟定的细则,县里立即开始张榜,张都头见百姓们蜂拥,大步流星的带着差役们上前,口里嚷嚷着:“都休要推挤,让识字的上前,你们挤什么挤,看了也未必能看的懂?”

一下子,许多人倒是激动起来。

与此同时,许多燕人开始对大陈皇帝陛下赞不绝口起来。其他各国,虽无燕人这般惨痛的记忆,却也忍不住为之欢欣鼓舞。

而根本的问题就在于钱庄。

对陈一寿而言,他现在毕竟是内阁大学士,总览天下各州的军政。而陈义兴更多的,却是依托于济北,站在新军的角度考量。

有能读书识字的人,开始高声朗诵其中的内容。

要知道,胡人轻易取得了河西之地,不只是使关中收到了极大的压力,而且胡人最大的弱点,就是不善攻城拔寨,有了西凉人的帮助,这个短板可就补齐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都在想着怎么解决西凉的问题,可现在那位国师竟是派人来了。

钱穆正色道:“我听说,陈国与各国会盟,缔结盟约,却见西凉排除在外,想来,陛下是希望借此机会,吞灭西凉吧。可是陛下可有想过,若是大陈对我大凉开战,各国,肯对大陈施以援手吗?臣看,这并不尽然,各国都有自己的利益,断然不希望,大陈灭凉,因而,在臣看来,陛下让陈军出关,与我大凉一决死战,不但使生灵涂炭,百姓颠沛流离,而且,这不过是蚌鹤相争,使渔翁得利而已,陛下这是何必呢?”

钱穆却笑了,摇头:“陛下有此雄心,臣很佩服,可臣还是不相信,陛下敢这样做。”

钱穆的底气,开始变得十足起来,他厉声道:“大可汗虽乃胡人,却对关内各国,历来友善,不愿意妄加刀兵,他认我家天子为子,更是对我大凉,有着明显的善意,此举,便是要警告贵国,万万不可妄自尊大,自以为能,我大凉军民,无不对大可汗感恩戴德,也请陛下,能够打消了对大凉的念头,否则,一旦战端开启,这决战的地方,到底是在河西,还是关中,甚或是洛阳,还请陛下,以大陈百姓们为念,其实无论是大可汗,还是我大凉天子,都不忍因为陛下的一己之私,从而导致大陈子民身陷水火,陛下……请三思。”

陈凯之只得道:“一切依母后便是。”

陈凯之颔首点头:“朕岂不知如此,天下六分,已有数百年了,这数百年来,各国联合纵横,都想要维持均势,而今,各国虽有不少,暂时和大陈联合,可实际上,却也担心大陈因此而壮大,秦灭六国的往事,可是历历在目,朕怎么会相信,他们当真顺从呢。”

这个人年纪比钱盛小几岁,此番亲自入关,也显见陈凯之的国书,在西凉朝廷中引来了轩然大波。

朝廷这几月,还算风平浪静,那一场犹如暴风骤雨的叛乱,来的快,去的自然也快,很快,人们便将这场叛乱遗忘了个干净。

京师的员额是五千人,也用了半月不到,便招募完毕,这些人大多是适龄的年轻壮丁,家境并不算太糟,新的大营也已搭建起来。自勇士营挑选出来的教官也都是现成的。

不只如此,伍军都督府以及诸多军政衙署开始裁撤,除了兵部负责供应新军之外,一个新辖制新军各营的衙署也开始新建起来,正式在兵部不远挂牌,名曰参谋部。

勇士营已经证明了新式步操的成功,接下来,不过是将这些经验进行推广罢了。

张昌顿时万念俱焚,和所有人一样,狠狠的将头叩在地上,瑟瑟发抖。

陈凯之的声音,竟是很快盖住了杨正的哀嚎:“少拿你那套成王败寇的道理出来,王便是王,寇即是寇,靠着阴谋诡计,靠着你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你也配称王,天命不在你身上,是因为,似你这等见不得光的鼠辈,无论再如何机关算尽,也永远见不得光,你所谓的那些小聪明,所谓的那些谋划,可笑至极,现在竟也配在此发这样的感叹?”

因而刘傲天为首,他所过之处,身后所带来的家人个个奋勇上前,不避矢石,个个如疯狗一般,刘傲天老当益壮,手提着一柄大刀,驻马在宫门的门洞,亦是英武不凡,他心里颇为焦灼,虽是杀入了宫,可宫内的情形他是一概不知,他所担心的是叛军已经得手,若是如此,即便平叛,这陛下和满朝文武,怕也已被叛军一锅端了,他过了门洞,远远眺望那正德殿有叛军布阵,密密麻麻,贼军的主力并没有派来宫门这儿截杀,一下子,刘傲天松了口气,叛军还没有得手,他是老江湖,这等事,他一望便知,若是叛军得手,只怕早已纵兵入宫劫掠了,哪里还会列阵,何况,此时有人自腹背杀来,他们没有派遣主力拦截,势必是因为,叛军遇到了难啃的硬骨头,已是焦头烂额。

外头的叛军,显然是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节节败退,眼看着,便有一队兵马要直取宫门,这亲兵哪里还能犹豫,忙是连滚带爬的跑回去禀报。

越来越多的败兵,被他聚拢起来,逃出了意大利炮的射程范围之后,败兵们虽是心有余悸,可至少,还能勉强缓口气,这也给了张昌等人收拢余部的空间。

而它唯一的优点,就是能顷刻之间,射出无数的子弹。

突的,便有箭矢飞射而来。

而沙垒之后的勇士营,面对箭雨,却没有反击,个个一动不动的蜷缩在沙垒之后,表现的极为冷静。

一百步……

对方人少,若是离的太近,即便他们的火铳杀伤力更大,可自己的兵马毕竟源源不绝,只要有人冲入了他们的阵地,岂不是顷刻之间,便教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张昌觉得自己的心,已跳到了嗓子眼里。

没有选择!

所以……意大利的意思,定是心想事成,有了心愿和愿望,能够得到极好的满足。

“陛下,该以大局为重啊,此人的母亲,乃恒国公之女,恒国公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一听到要裁撤此人,便日夜不安,认为陛下要敲打他,请陛下格外开恩,以成全君臣之情。”

滔天的杀意,弥漫了他的全身,他一字一句的道:“自今日开始,在朕这里,只有两种人,要嘛是朕地臣子,要嘛……就是朕的敌人,谁想和朕为敌?”

宛如一道电光,散着银光的剑影在虚空之中一闪。

可一旦,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大陈的江山社稷,也就彻底的完了。

他这一笑,却令人错愕,更多人显得不安,许多人抬头看向陈凯之,却见陈凯之厉声道:“朕为何要新政,朕为何要裁撤这些冗员,为何要重新编练新军,你们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朕这样做,为的,就是避免今日这样的情况,就是为了避免,一个将军在平时,可以克扣军饷,可以肆无忌惮的虚报人头,可以杀良冒功;也是为了避免,一群武官心里生出了不满,便可带着一群浑浑噩噩的士卒叛乱,一人造反,千千万万人附从。”

张昌猛地一拍案牍,厉声道:“肃静!”

这绝不是开玩笑的事,太后居然下了密旨,让将士们入宫诛杀天子,这……不就是谋反吗?

张昌只冷着脸:“吹号角吧。”

可并不代表,每一个人的心理素质都有如此强大,至少……在陈凯之看来,吴孟如这个刑部尚书,将一切罪责指向了靖王的人,远远比杨正孱弱的多。

杨正背着手,完全无惧几个锦衣卫力士,甚至面带轻蔑之色:“此时陛下一定还心怀侥幸,觉得单凭勇士营,或许可以守卫宫中,可是陛下却忘了,区区这些勇士营,在数镇军马,数万人面前,是守不住的,他们完全可以自防守最薄弱的城门入宫城,更何况,陛下还忘了,在这宫中,也有老夫的耳目,只怕现在……已有人偷偷的开了宫门,将军马放入宫中了。”

陈一寿怒气冲冲的看向陈义兴,他显然是极为愤怒的,倘若这个人是赵王,是郑王,或者是其他任何人,他尚且没有这样的愤怒,这是因为在他的心里,这些人本就不值得自己信任。

陈义兴抿了抿嘴,继续道:“至于百姓要去济北,我大陈也早有定制,百姓若要迁徙,只需去官府报备,领了路引即可,他们要背井离乡,前去济北,依据的也是大陈的律法,并无任何不妥之处,这……又有什么值得说道的?莫非,因为百姓们想要迁徙,朝廷和官府为了让他们在本地安心的耕种,租种人田地,还需将他们绑起来不成?倘若如此,这方才是违背了祖宗之法,因此,臣以为,新政,乃济北之事,新政之好坏,也是济北相关,外头那些读书人,无一人出自济北,却要恳请陛下废除济北的新政,这……岂不是咄咄怪事?济北兴起了商贸,既没有请朝廷让各州府驱赶百姓至济北务工,也不曾命人对各州府的士绅们如何,因此,士绅为何反对?”

“……”

这个案子,许多人都有耳闻,飞鱼峰上竟出了窃贼,而且窃取的还是火药,这本就令人猜疑。何况,倘若只是寻常的小贼,要窃取火药做什么?数百斤的火药,需要有人搬运下山,那么势必不可能是一二人所为,定当是团伙作案。

于是所有人大气不敢出,早有人快步出殿,足足去了一炷香的时间,方才有宦官匆匆回来,行了礼,道:“陛下,洪恩……不见了踪影,臣在内膳房,找寻不见。”正德殿里又陷入了沉默。

他声若洪钟:“个个都在说,读圣贤书,人人都在说,要兼济天下,每一个人,都说是圣人门下,个个又鄙夷那些锱铢必较的商贾,可现在,是谁在锱铢必较,又是谁,就因为商贸吸引了人口,使得地租不断降低,而在这里哀嚎,好嘛,外头的事,你们当老夫不知道?老夫乃内阁首辅,中枢之臣,怎么会不知道呢?老夫素来知道,有人在背地里说什么呢,说祖宗之法的有,说伤农的也有,你们抬出了祖宗,抬出了重农,难道就不该想想,时至今日,朝廷有难,而今流民四起,无数百姓衣衫褴褛,食不果腹,饿殍无数,到了至今这样可怕的地步,你们……就不能让一丁点利,报效国家,报效朝廷,与朝廷共体时艰?”

慕太后目中掠过了一丝忧虑之色,她显然也是想到了,因此她皱着眉头说道。

陈凯之朝慕太后行了个礼,随即……自万寿宫离开,快速带着宦官和女官以及侍卫们至正德殿。

正德殿里,百官们个个脸色各异,只是无论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此刻却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他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士农工商,这何止是本朝的习俗,自有礼教以来,历来都是如此,究其原因,并非是士人高贵而商人低贱,而在于,国家重农亦或重商,重商,难免就要轻农,而重农,又难免要抑商,凡事,都无法两全,现在陛下要改弦更张,提倡商贸,这便是重商之策,可陛下可曾想过,因为重商,而使大量百姓不思生产,涌入工坊,这固然可以促进商贸,可大量的壮丁逃离了阡陌,便是伤农啊,农……乃国本也,国本动摇,免不得会滋生无数的饿殍,长此以往,便是地动山摇啊,还请陛下三思。”

虎贲营……

这是平静的一天,看上去,和以往的任何一天都没有什么分别。

现在这位刘先生带了头,竟要公然去上书,这足以令人欢欣鼓舞。

倒是那学宫中的掌宫杨业听闻了此事,吓的脸色煞白,匆匆纠集博士,想要劝导,可将诸博士们召集来,便道:“自现在起,立即令读书人回明伦堂读书,万不可轻生事端,尔等当以表率。”

却在这时,便有人进来:“杨公,以读书人张金燕为首,七百多个读书人,都往洛阳宫去了。”

于是乎,立即有宦官疾跑着拿着陈情,火速至乾宁宫。

而增光贤此时束手而立,低声道:“陛下,早先,锦衣卫就查到,在学宫外的几个书坊,很早就有问题,他们印刷了诸多的小册子,都是反对新政的内容,而这些册子,一直都在学宫之中传阅,臣等前几日,就捣毁了几个书坊,可小册子依旧还在流出,一直都在按图索骥,想要查出源头,不只如此,学宫之中,有几个博士,一直暗中都在与读书人联络、谋划,不过……他们毕竟是读书人,锦衣卫倒是不敢贸然进学宫里拿人,因此,只能一直派遣密探,在学宫之中潜伏,打探他们的深浅。可万万料不到,他们行事竟这样早,这是臣的疏失,臣……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