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娱乐场 第27章:龙钟老态

申博娱乐场

星夏一夜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1743

    连载(字)

71743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娱乐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龙钟老态

申博娱乐场 星夏一夜 71743 2019-09-02

沈傲道:“这就更奇怪了,既是神仙,为何我父母早殇,而不能长命百岁呢?”第三百四十六章:悲催的县丞

昼青吓得面如土『色』,连忙道:“大人恕罪,恕罪,都是下官的错,下官该死。”人家提刑使要对付他一个小小的县丞,还不是跟玩一样?更何况金少文手里还有举劾之权,随便给自己一个小鞋,这县丞还做得下去吗?灵机一动,连忙从怀中搜出一封信来,道:“下官差点忘了,这是太师给大人的信函。”

释小虎看着春儿帮着自己,胆子更大了,理直气壮地道:“我要吃冰糖葫芦!”

释小虎大笑:“沈大哥,人家既然盛情相邀,我们若是不陪他们喝几杯酒,总是说不过去。”

沈傲冷笑:“延后再说?大人,下官受了不白之冤,岂是说延后就延后?莫非大人与昼青有勾结吗?好,原来是这样,下官明白了,大人这是在包庇昼青了!”他脸上的冷意逐渐褪去了一些,微笑道:“不过不打紧,我临行时,陛下曾授予我密疏之权,既然大人不为下官做主,那么下官只好亲自上疏,一告昼青侮辱天子门生,二告金大人包庇昼青,下官倒是很想看看,陛下到底会相信谁!”

赵宗道:“我肚子饿了,能不能找点吃的来。”

沈傲呵呵一笑:“昼大人原来是要告状,好极了,尽管告去。”

沈傲道:“画舫可以走了吗?”

沈傲虎着脸道:“就算如此,他们不过是些秀才,怕个什么?据我所知,那朱大人好歹也是进士出身,难道连秀才都比不过?”

沈傲一番苦口婆心,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从二人娴熟的手法来看,他们确实不是小贼,可是这一次刺杀,也不像是买凶杀人,若是买凶,又为何要当着沈傲的面问沈傲在哪儿?此外,若是一次蓄意谋杀,许多事他们应当早有预备,比如自己的体貌特征等等。

这一番吩咐下来,总算是安下了心,沈傲便道:“不知昼兄有什么遗物,我们还是为他收拾收拾,将来再送回他的家里去吧。”

沈傲连声答应,道:“到时候我会经常让人送家书回来,你们也不必太记挂。”

接了旨意,沈傲对来宣旨的公公道:“请公公内堂安坐。”又悄悄地塞了一张钱引给他。

与夫人们交代一番,又叫刘胜去打点行装,沈傲便亲自骑了马,到祈国公府寻周正,将朝廷的任命透『露』出来,周正认真地为他分析道:“这一趟你去仁和县倒不必有什么牵挂,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恩旨升任的,不过那个昼青,你要小心一些。你们二人一个是县丞,一个是县尉,唯有压那昼青一头,你才有出头,陛下如此安排,只怕也是要拿这昼青来考校你,你好自为之吧!”

原来这人就是昼青,沈傲打量了他一眼,并不说话。与吴笔见了礼,程辉也过来,道:“沈公子又来迟一步了。”

沈傲自然答应下来,那昼青也笑嘻嘻地凑过来,道:“两位兄台岂能忘了我?沈傲啊,将来你我在一个县衙办公,嘿嘿,将来还要相互关照呢。”

安宁低声呢喃道:“可惜沈傲不能夜里入宫,这宫里的月儿很美,这几日月儿尚圆,若是能与沈傲在亭中赏月,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与唐茉儿相拥着说了几句话,唐茉儿渐渐睡了,看着茉儿酣睡的模样,那小巧的鼻尖下樱唇微微笃起,犹如初身的婴儿,沈傲的心中有着万般的不舍,但还是悄悄地起床穿了衣衫,心里自哀自怨道:“这是劳碌命啊。”

蓁蓁几个又笑,沈傲的手不老实了,探手要去『摸』周若的小『臀』,被周若打开,呵呵一笑,又沿着身体的缝隙去袭她的前胸,周若气得瑟瑟做抖,又惊又羞,道:“你……你要做什么?”

沈傲叹了口气:“这就是了,辽人是蛮夷,所以没有信义,金人也是蛮夷,王大人又为什么言之灼灼地肯定金人不会撕毁盟约,在消灭辽国之后不会继续南侵?辽人可怕,金人更加可怕,辽人若是南侵,我大宋尚可与他争个胜负,若是金人南侵,莫非王大人要亲自挂帅保卫汴京吗?”

“咦?没有吗?哪一个来使到了汴梁不要送些特产给朝中诸位大人的?王大人身为少宰,难道就一点土特产也没有收到?这倒是奇怪了,据我所知,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除了那凶横的辽人,人人有份的,王大人激动个什么?”

赵佶便道:“爱卿叫什么名字?”

沈傲哈哈一笑,对刘胜道:“好,那你现在去给我到圣谕亭去,先给我看榜,***出来了,立即回报。”

其实这些所谓的古玩,大多都是从当铺或者乡间里收来的,良莠不齐,你若是吃了亏,花大价钱买了个赝品,那是你活该,可要是你眼力好,十贯百贯买了个好货,店家也绝不会揪扯,都是你情我愿。

周正笑了笑道:“那些事,你姨母和你说了吗?”

刘文道:“公爷,足足有三十年了。”

“喂,事先说好,除了入仙酒楼,我哪里都不去,那里的饭菜很合我的口味。”

那刘公公也有些乏了,却又不能在这阅卷重地多待,又回到耳室去喝茶等候。

别的经义,都是以破题作为全文的主旨,而这篇经义则是反其道而行,破题惊世骇俗,承题时再峰回路转,叫人忍不住为作者的敏捷思维而叫好。只有最后一句,却是画龙点睛之笔,将千百年来读书人所追求的世界大同阐述出来,令人为之肃然起敬。

她眼眸中生出几点泪花,却是很坚强的道:“否则,宁愿女儿不嫁,陪母亲一生一世,也决不嫁他。”

一个男儿又英俊,又文采无双,这样的好姑爷,到哪儿找去?碧儿便在周若面前说起沈傲的多般好处,什么英俊潇洒,什么学识过人,什么为人和气。

最终,在房梁上,酒具被沈傲找到,刘慧敏面如死灰,如一滩泥一般毫无生气,眼中尽是绝望之『色』。

狄桑儿道:“安叔叔,不要理他,臭书生就会胡说八道。”

到了二月十一,终考的榜文便放出来了,大意是叫学生去报名,国子监这边报考的人并不多,吴笔是最先报名的,他年纪不小,趁着父亲还没有致仕,要尽快地考中科举,将来在仕途中才可以得到一些照顾。至于其他人,大多都只是摇头,终考倒是好过,可是参加了终考,便算是结业,往后再不能来读书,一旦在科举中落败,那可大大不妙。

刘慧敏想了想,道:“应当是一更天,那时候恰好街上有更夫路过,因而小的记得比较清楚。对了,我回房睡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曾盼儿,曾盼儿说他要去解手,还问我是否打扫完了。”

沈傲点点头。

沈傲提起笔,摊开一张白纸,蘸了墨,在纸上写道:“百无一用是书生。”写完了,搁下笔,心里叹了口气,这些家伙虽是满腔的热血,却明明是在害江南西路的灾民,他们尚且还不自知,随即又想,若换作是我,我会采取什么办法呢?

那安叔叔松了口气,不由地想,只怕是狄桑儿先胡闹了,于是走到沈傲身前去,问道:“不知公子是何人?”

怪人点了点头,沈傲也凑过来,道:“我也来看看。”

众人轰然叫好,纷纷道:“吴兄痛快,快『吟』诗出来给我们听听。”

不是茅房?沈傲左右四顾,这才发现,这里确实不是茅房,方才自己『摸』黑进来,再加上有点儿醉意,稀里糊涂的就在这里解了手,现在烛光照耀,才发现这茅屋里陈设简单,地上却摆设着许多盆栽,栽种着各种的花草,这……原来是个花房……

若说枪棒,十个沈傲也不是小丫头的对手,可是近身肉搏,沈傲也有自己的优势,他是大盗出身,手臂灵巧无比,小丫头快,他更快,捏住她的香肩,随即身子向前一送,硬生生地想将小丫头『逼』退。

好了,大家早点睡,不啰嗦,再啰嗦就超过四千字多收订阅书友的钱了。第四百零四章:小蛮妞

一群人进去后,沈傲对小二道:“寻个厢房来。”

不去厢房还能省下几个钱,王茗连忙拉住沈傲,道:“沈兄,算了,在厅里也很好。”

酒楼竟让丫头来看堂,沈傲心里觉得好奇,忍不住抬眸多看了这丫头一眼,这少女十六七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只是她的脸『色』很不好,服务态度很坏,走至众人跟前,呼道:“让一让!”

二更送到,又爆了两个作者的菊花,好玩,哈哈,算了,大家还是不要投啦,有票的话去支持那些有机会冲上***榜的作者吧。老虎要***没什么用,只是图个乐而已。第四百零二章:江山万里

大宋朝优待士人,不管是监生还是太学生,赵佶自问自己待他们不薄,尤其是太学生,心知他们大多出身贫寒,隔三岔五,总要询问一番他们的近况。若是下了雨,便会说天气这般冷,可教人送些衣物去,莫要让一些寒生们冻着,天气太热,也会叫人采买些瓜果去降暑。赵佶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的,完全不给他任何颜面的,就是这些太学生。

沈傲忙道:“学生不敢,学生原本是想作一幅画献给皇上,只是要下笔时,却是踟蹰了……”

沈傲道:“陛下为人宽厚,待人赤诚,是个好人。”

沈傲笑呵呵地道:“赈济灾民!”

沈傲道:“那上高侯得罪了国使,又该怎么办?”

沈傲冷笑道:“商个屁,放出消息去,辽人要开战,好极了,他要打,我们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他们凭什么开战。”

“会客?会什么客?”耶律正德的脸『色』越加难看,他堂堂辽国国使来了,是什么客人如此重要,以至于这沈傲要将自己晾到一边。

沈傲喝了口茶:“是,是,是,凶手嘛,我们已经惩戒了,本钦差亲自发落了上高侯。至于岁币,嘿嘿,这也好说,不过这岁币一时也筹措不出。不如这样吧,耶律国使就辛苦一趟,回去禀告你们的国主,就说大宋朝的岁币,已经许诺给了金人,你们要拿,自己去取。辽国雄兵百万,乃是北方第一强国,金人只是小小蛮夷,以辽军的虎威,金人一定束手就擒,到时莫说是增加八十万银的岁币,就是再番一番,我们大宋咬紧了牙关,也要筹措出来请贵国笑纳的。”第三百九十六章:打的就是契丹人

沈傲慨然道:“请皇上安心,微臣一定不负使命。”

杨真苦笑,努力地摆出几分威严,捋须道:“请他进来。”

汴京城地处开阔之地,本就没有什么名山大川,就是土丘也难得一见,这万岁山乃是赵佶突发奇想,征发民夫建的人工山,沈傲对万岁山早有耳闻,可是想不到这人造山也如此的巍峨,皇帝老儿果然会享受。

沈傲安分地在府里呆了几天,国子监开了学,也是先请了几天假,唐严那边知道沈傲的意图,自然准许了。

堂官点点头,笑着对沈傲道:“沈学士,请再少待片刻。”便又在印信上写了几个字,叫小吏送了去。

“是我吗?”周恒很是惭愧,灰溜溜地钻入人群没影儿了。

过不多时,门子唱喏:“晋王爷到……送玉珊瑚一只,金如意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