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娱乐场 第49章:感旧之哀

申博娱乐场

星夏一夜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1743

    连载(字)

71743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娱乐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感旧之哀

申博娱乐场 星夏一夜 71743 2019-09-02

混沌中央,女娲恶狠狠的瞪着盘古,意思是你开不开天做什么?

“唉,你说逸儿怎么就糊涂了,竟惹下这一身情债。”

那个侍卫看到上官云端已经向外走去,不由的有些着急,连连的跟上去,略带担心的劝道。

凤阑绝直接将上官云端带回了房间后,刚刚的脸上的怒火已经慢慢的消失了,他虽然气她的擅自行动,但是却也明白的,这个时候,不是跟她算帐的时刻,现下最关键的是要将此事处理好,不能让别人抓到任何的把柄,特别是二皇子他们。

“对了,等皇兄回来后,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下。”凤忆希再次兴奋的提议。

上官云端与凤忆希,此刻也都望向前面的百姓,所以并没有看到从后面走过来的凤阑绝。

上官云端看到凤忆希那不经意见流露着的幸福,也真心的为她开心。

“呵呵……”那个女子突然的轻笑出声,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嘲讽,“你相信他?男人都是绝情的,他今天能这么的对我,将来有一天,就能这么的对你……”

“这种比法倒是新奇。”丞相大人略略带笑地说道,声音中似乎有着那么一丝期待。

但是,他此刻的笑,是完全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最真诚的笑,此刻的他,没有丝毫的伪装,包括他的欣喜与感动。

蓝岚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而她上官云端却是人人皆的傻子,两个人是没法比的。

上官云端却是微微的一笑,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众人,红唇微动,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慢慢的开口。“皇嫂,你赢了,太棒了,而且赢的绝对漂亮。”凤忆希一脸欣喜的站了起来,紧紧拥着上官云端的手臂欢呼,满是欣喜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钦佩。

凤阑绝眉头微蹙,眸子微微的眯起,深邃中看不懂太多的情绪。

只是,众人再次望向凤阑绝手中那张满了数字的纸时,却再次彻底的惊住,若真是如绝王所说,那些数字相加,那是多么复杂呀,特别是越到后面,那么多的数字相加,那个傻女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快就写出了答案?

夜如梦语结,那本来含情默默的眸子中,快速的漫过几分怒火,一双手,也是猛然的收紧,此刻,她是真的想一下子把身边的上官云端给掐死。

“我们走吧。”上官云端出了房间,便看到秦思柔刚好走到了夜无痕的身边,低声对夜无痕说道。

“走后门,不要被人发现了。”上官云端故意压低的声音,但是却也相信,这样的音量,那个男人绝对听的到。

依琴与流萧便更加的疑惑的,原来主子说的朋友不是南宫逸?

李大人微愣了一下,看到上官云端脸上的轻笑时,有着几分不解,但是却还是慢慢的退了下去。

李大人自然明白他此刻的心思,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才将那个瓶子收了起来。

叶寒很快便赶来了,凤阑绝一看到他,便将手中的瓶子递到了他的手中,“你看一下,这是什么?”

“怎么了?玩忧郁?”上官云端看到他走了她的面前,竟然还没有发现她,仍就微垂着头向前走着,忍不住说道。

那低低的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打趣的笑意,虽然那笑中有着几分苦涩。

凤忆希的身子也有些僵硬,心中似乎也有着几分紧张,双眸微微的望向另一条路,微愣了一下,便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她不想这般单独的跟他一起。

这一点,这个男人不懂,或者,他永远都不会懂,这一刻,她突然不想再跟他解释了,只怕她越是解释,他越是以为她在故意的耍手段呢,遂冷声道,“对不起,我还有事,让王爷让开。”

而秦思柔似乎太伤心,太疲惫了,只是,望着那地上的丫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事情。

谁都知道,这皇宫有雪凝的,除了皇上就只有她与李贵妃的,如此一来,岂不是也把她扯进去了。

而且,看到此刻李贵妃与夜无志一身狼狈,衣衫不整的样子,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这一刻,她担心的不是她不能出去的后果,而是担心着,他不能识破上官凌雨的阴谋的后果。

“你怎么知道她就是真的要嫁给绝王的呢,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为了气,为了激你才答应绝王的,或者,她正在等着你有所行动呢,你呢,就打算干坐在这儿,等一切都成了定局后,两个人后悔,伤心吗?”秦思柔再次急声说道。

“呵呵呵,既然绝王特别提到了你,到时候,你只要好好表现,这事情应该就十拿九稳了。”老夫人看到上官凌雨一脸的羞涩,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微微的轻笑。

“这能怪我吗?我的话都没有说完了,就被你们打断了,其实我原本要说的是,她还没有醒过来,难道是睡的太沉了,结果,你们。”叶寒十分欠扁地解释着。

“什么呀,我一直都是那么喊的,怎么就成了她的专用了,那我以后怎么喊。”叶寒急急的抗议,他可是一直都是喊绝的,听凤阑绝那意思,他以后岂不是喊不成了。

“凤阑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私自聚集大臣进宫,还换了太上皇寝宫的所有的侍卫,怎么?你是想要谋反吗?因为太上皇支持朕,所以,你是想要控制太上皇吗?”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应该就是这样的了。

而凤阑锐的性格便愈加的孤僻。当年,凤阑锐已经有十五岁了,所以,太上皇便给了他一个王府,让他搬出了皇宫。

凤阑锐的身子愈加的僵滞,是,他是不相信外人,所以,才会让他偷偷的潜入凤阑绝的王府中,只是,他明明让人为他易了容,却没有想到还是被凤阑绝发现了。而且,他以为,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以为,没有人会记得母妃的样子了,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还记的。

到了这个时候,她仍就没有死心。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凝重,只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凤阑锐做的那一切,的确是无法原谅的。

那个侍卫虽然被当场捉住,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害怕,只有一种义无反顾的绝裂,到底是什么,会让他这般的义无反顾?!

不过,那些都跟她无关,她只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害她?

二夫人彻底的惊滞,知道那个男人是真的出卖了她了,遂再次急急的说道,“不,不是的,老夫人,我不认识那个男人,一定是她们找了那个男人来诬陷我的,老夫人,你要相信我,你要为我做主。”

“你不要乱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只是,二夫人望向那个男人时,却是一脸的愤恨,声音中更是明显的指责。

那个男人微僵了一下,唇角却似乎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望向她手中的匕首,喃喃低语道,“这把匕首是我送你防身的,没有想到,竟然用在我的身上,好,真好,终于可以结束了。”

上官傲天的脸色明显的沉了几分,原本,他是因为那个男人想要放过二夫人,没有想到二夫人竟然这么狠,这样的她,万万留不得,留着她,接下来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众人只以为他是刻意的掩饰,但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此刻的他,是真的动了怒了。

众人猜测着,可能是因为绝王此刻真的无话可说了吧。

“主子,他已娶了别人,主子还要坚持吗?”她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黑衣女子,望向她远望的方向,低声问道。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而且,他明明知道,今天是凤阑绝是大魂之日,这个时候,就算有重大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来打扰他,但是,他却……

当然,他与她之间的微动,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而因为,那些举火把的人都退远了,乍来的光亮,又突然的远了,那些护卫便愈加的惊怕了。

上官云端在七名那两个字,刻意的加重的语气。似乎是刻意的强调着什么。

“本公子已经说了,不认识说是不认识。”李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怒声吼道,他以为,上官云端是想逼他说认识那些受害人。

“恭喜,恭喜,一切正常,没有想到凤阑绝动作还真够快的。”叶寒直起身,先应该是对上官云端恭喜,然后还不忘记戏谑两句。

“哼,事情明明摆在眼前,这么多眼睛看着呢,你还想要骗皇上不成?”丞相冷冷的哼道。皇上沉思了片刻,望向上官傲天,有些为难地说道,“众人亲眼目睹,你要朕怎么办?”

上官云端感觉到鼻子微微有些发酸,眼睛似乎也微微的有些湿润。

上官云端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快速的塞进了南宫雪的嘴里,南宫雪本就吓的半死的,如今被她塞下一颗药丸,心想肯定是毒药了,一张脸瞬间变的惨白,那双美丽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绝望。

他此刻的位置极好,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一切,但是却又不会被人发现。

树上凤阑绝眉头微蹙,一以眸子紧紧的盯着南宫雪的身影,身影很像,而且刚刚她抬起眸子时,他清楚的看到了她那双眼睛,也很像她。

月儿先走到二夫人的身后,将茶放在她的身侧的桌子上,低声说道,“夫人请用茶。”

“哎呀,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快住手呀。”四夫人回过神后,假装担心的向前劝架,但是那声音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五夫人衣袖上的针,自然是上官云端刚刚悄悄的插上去的。

不过,那些人隐在人群中,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所以,想要很快的完全的抓出来,只怕没那么简单。

一双眸子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到她仍就是一脸的平淡,却是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自信,而刚刚的那种气势也更加的明显。

她今天又出现在这儿,又想要做什么?

所以,她提出蓝岚捐款的事情,也算是对凤阑绝的一个解释。

“是呀,就让王妃进去吧。”其它的侍卫微愣了一下,也纷纷的说道。

她们现在这身打扮,想要这么进宫,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们必须要伪装一下。

“皇嫂,现在怎么办?”凤忆希看到这阵势,也不由的惊住,一脸错愕的望向上官云端,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的确很奇怪。”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微微的眯起,到了现在,她已经可以确定,要立的新皇不是凤阑绝了,只是,不是凤阑绝,那到底又会是谁呢?

“我知道,绝有能力处理好一切,但是,若是太上皇真的当众宣布了立新皇的事情,若新皇不是绝,那么那人肯定是逼迫太上皇的,事前过后,那人肯定会加害太上皇,以绝后患,现在,太上皇可是在那人的控制之中呀。”

“为什么?”凤忆希微愣,有些不解的问道。

“恩,我知道了。”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担心,“皇嫂,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这个时候父皇与母后都在泰和殿,难道?

上官云端的心中却是暗暗一惊,她也听说过关于凤月国的太上皇的一些故事,传言中,这位太上皇可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当年凤月国的江山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上官云端惊滞,刚刚还好好的,不会是突然。

“对,她打断皇上的命令,害死了太上皇,按着凤月国的律法,就应该立刻处斩。”李贵妃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是。天气好,人的心情就好,才能玩的开心。”上官云端也微微的一笑,接着他的话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自然的愉悦的心情,此话虽然是说给那些跟踪他们的人听的,但是却也是她的真心话。

如果,他不是凤月国的王爷,身上没有那副重任,或者他可以天天陪着到处游玩,只要她开心就好。

上官云端微惊,微微的思索了一下,才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

那些人可都是武功高手,跟踪的本事,更是一流,若不是他们早就料到凤阑锐会让人跟踪,而且一路上,仔细的观察,说不定很难发现他们,原先在京城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发现那些人的跟踪。

可能就是因为凤阑绝知道了凤阑锐的阴谋,在开始查凤阑锐的事情,所以,凤阑锐才会这般的冒险,控制了太上皇,让太上皇下令传位给他。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叶寒说过,那种毒,并不是中原的毒,会是不会是那西域人带来的?”

第五天。

“不行,没有这规矩。”尚书大人脸色一沉,快速的回绝。

夜无痕的眸子冷冷的扫过李玉,冰冷中似乎快速的隐过一丝狠绝,但是却又快速的隐了下去,然后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望向上官云端时,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这次并没有太多的犹豫,也没有太多的思索,再次说道,“奴婢是受了。”

此刻这弓弩上自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先前,很显然,这弓弩上,有人预先放置了好了那根细针。

等到那些侍卫全部离开后,凤阑绝再次带着上官云端进了密室,双眸望向躺在地上的丫头的时,微微冷笑,哼,那人倒还真有两下子,竟然在他的面前,把证人给杀了,好,很好,他倒要看看,那人到底是多大的本事。

这一次,他要让那人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哎呀。”上官云端故意用力向前一挣,随着‘嘶’的一声,那原本被划破的口子便撕裂的更大了,走不动,上官云端便故意惊呼。

那宫女快速的倒了杯茶,递到了她的面前,上官云端也顾不得其它了,快速的拿过,喝了一口,才将那点心咽了下去。

“我是奉命来带上官小姐的。”那宫女模棱两可的回道,并没有说明是奉了谁的命令。

走进一个院子,进了房间,上官云端不由的愣住,这个院子极为的幽静,房间的摆设也是十分的精致,但是整个房间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这件衣服很适合上官小姐。”那个宫女将梳妆台移了一个方向,恰恰可以让上官云端清楚的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

上官凌雨心下却是暗暗担心,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她千方百计的不让上官云端出面,没有想到,她还是来了。

那一刻,他突然有一种想要站起来,带她离开的冲动,而且,他也真的打算那么做了,因为,他的身子,正下意识的想要站起。

而其它的人,自然不可能会去阻止二夫人,众人不杀上官凌雨全都是因为上官傲天,此刻有人替他们动手,他们又怎么可能会阻止呢,虽然说,这样的事情,是残忍了一些,有道是虎毒不食子人,这二夫人真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雨儿,娘亲是为了你好,娘亲不能让你去受那种苦,若真是那样,你会生不如死的。”二夫人握着匕首的手不断的颤着,但是,却仍就没有丝毫的后悔的意思,而且似乎仍就坚信自己做的很对。“可,可是,可是雨儿不想死。”上官凌雨再次艰难地说道,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呀,她还年轻,她想活着,爹爹刚刚还说过,会亲自照顾她,其它她的心中是渴望的,而且事情还没有到最后的一步,未必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娘亲为何要这么狠?

“你杀了雨儿,还有害死鸾儿的帐,我会一笔一笔的跟你算清楚。”上官傲天双眸微眯,一字一字危险的说道,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狠毒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