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娱乐场 第50章:井渫莫食

申博娱乐场

星夏一夜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1743

    连载(字)

71743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娱乐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井渫莫食

申博娱乐场 星夏一夜 71743 2019-09-02

沈傲连忙道:“陛下这一次真的是冤枉了微臣,那里人生地不熟,微臣哪里敢胡闹。”讪笑了一声又道:“胡闹是没有,打死我也不会承认;倒是让人冤枉了一遭,人善被人欺啊,微臣好端端的痛改前非,决心要做一个至诚君子,谁知竟遭人构陷,这才知道好人是做不得的。”

沈傲正『色』道:“岳父,我不能走。”

沈傲怒视着他:“想不想吃冰糖葫芦。”

沈傲不去理会身后的人,径直走入万花楼,万花楼中坐落了不少宾客,都是杭州城有名的才子,见沈傲进来,有些猝不及防,谁都不曾想到,这个沈傲竟能过关斩将,连过数关。

沈傲呵呵一笑:“只怕未必,到时候一纸诏书下来,程兄不走也得走。”

沈傲只好应下,约定了出发的时间,告别而出。

只见狄桑儿穿着一件亵衣,正在换衣衫,她一开始还以为无人进来,听到后面的响动,那裙子还未提起,回眸一看,吓得花容失『色』:“你……你……”

沈傲心念一动,故意道:“昼兄的音容笑貌,时刻盘旋在我的脑中,念之不由苍然泪下,今日见了他的亲笔手书,百感交集,这信我代他保管吧。”说罢,沈傲立即将信塞到怀中去,又是道:“好啦,现在叫人去知会沿路的衙门,叫他们留意一下,或许能为昼兄收尸也不一定。”第三百三十一章:小娇妻

如今汴京的市场已经饱和,要继续扩张,只能放眼到汴京之外,小城市市场只有这么多,中高档的茶肆很难存活,杭州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城,不如趁着沈傲赴任的机会,将生意扩张到杭州去。

两份圣旨第一份是殿试诏书,上面写的是沈傲列为第一甲第一名,这一甲一名,便是今科状元,沈傲听了,第一个反应是松了口气,不只是为自己庆幸,更是为了这大宋,殿试第一,就意味着赵佶觉得自己的对策最好,自己的对策是拖延待变,联辽抗金,若是这个国策施行下去,至少不会导致历史悲剧的重演。

公公却不敢接,笑嘻嘻地道:“沈公子不必客气,这钱就不必了,能为沈公子跑腿儿,杂家欢喜还来不及呢。”

蓁蓁道:“我倒是听说杭州府很是繁华,只是二十万户人口听得有些吓煞人了,如此说来,这仁和县比之西京的人口还要多?”

沈傲道:“岳母大人若是想茉儿,便搬过去住个一年半载也不打紧。”

赵佶将目光落过来,沈傲不需催促,正『色』道:“陛下,微臣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沈傲笑道:“王大人这是做贼心虚吗?莫非金人送王大人的不是土特产?咦,你的脸怎么红了,哎呀呀,王大人,你不要生气嘛,是不是长白山的人参吃多了,虚不受补?或者是王大人与金人之间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不幸被学生言中,羞愧难当?王大人不必羞愧,收个几万贯的礼物算什么,陛下为人最是宽厚,是不会降罪于你的。”

沈傲哪里会不知道程辉的心思,程辉即是太学,而自己无疑是太学的眼中钉,程辉这是向自己挑衅,想在殿试中将自己击败。国子监对于沈傲,既是母校,也干系着老丈人的名誉,对方高傲,沈傲比他更傲,哈哈一笑,道:“哪里,哪里,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而已。”

赵佶目光恰好落过来,见他这副模样,口里还在说着漂亮话,却是瞪了他一眼,颇有警告的意思。沈傲看了,连忙欠身坐得笔直。

辽国的国土大致可分为五个部分,一个是上京道,上京道占地极广,差不多相当于后世内外蒙古的全部领土,那里是辽人的龙兴之地,辽人曾在那里建造都城,政治地位极为重要。

径直进了后园,得知公爷已经回来,沈傲便先去书房寻这未来丈人,到了书房,周正还在看书,见了沈傲来,不冷不热地道:“噢,科举就考完了?这便好,这几日歇一歇,等放榜吧。”他绝口不提沈傲和周若的亲事,颇有些姜太公钓鱼的闲雅。第四百一十九章:月又圆

沈傲掏出从松竹坊淘来的菱形圆镜,从容地道:“晋时圆镜,若是幸运的话,还是宫中御用之物,说不准那贾南风还用过呢!”

周正认真地细看起来:“似是胭脂之类的物事。”

“喂,事先说好,除了入仙酒楼,我哪里都不去,那里的饭菜很合我的口味。”

科举一共是考四场,一场考大经,二场考兼经,三场考论,最后一场考策。其实不管是大经、兼经、考论,都是经义中的一种,无非是试题不同罢了,比如大经,出题的一定是《礼记》、《春秋左氏传》中的内容,兼经,出题的是《诗》、《周礼》、《仪礼》中的内容,至于考论,其实也只是用经义的形式答题罢了。

礼部大堂,太宰苏柏年纪太大,已是年届七十,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如今就是走路,也免不得要多喘几口气了,这一次担任主考,颇有些照顾他这个老臣的意思,算是在致仕之前,让他发挥最后一次余热。

别的经义,都是以破题作为全文的主旨,而这篇经义则是反其道而行,破题惊世骇俗,承题时再峰回路转,叫人忍不住为作者的敏捷思维而叫好。只有最后一句,却是画龙点睛之笔,将千百年来读书人所追求的世界大同阐述出来,令人为之肃然起敬。

刘公公倒是有些不情愿了,只是一份卷子就带进宫去,到时候若又有好卷子,那不是要多跑几趟吗?倒不如再等等一并送过去更省事。

碧儿也是个机灵人,笑『吟』『吟』的对周若道:“小姐,我去看星星了,嘻嘻,你和沈公子在阁台上看,我陪着少爷到凉亭去。”碎步小跑着走了,生怕周若将她叫住。

她跺跺脚,似是穿过沈傲去看那漫天的星辰,星辰在半空闪耀,仿佛会移动一般,在半空中盘旋飞舞。周若启口道:“我知道表哥喜欢若儿,行了吗?”

沈傲做人的原则是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获取自己的利益,若是教他做官去贪赃枉法他是作不出的,可他也不是个不懂变通的人,比如上一次勒索辽国国使,反正是敲诈辽国人,心里没有负担。不过他虽然有自己的原则,却绝不会去学唐严,所以,邃雅山房的生意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

沈傲颌首点头:“所以学生才说这件酒具至少三万贯以上,现在,王羲之的推崇者甚多,就是要价再高一些,只怕也会有人肯掏腰包的。”

沈傲从容一笑,道:“既然刘慧敏忘了行窃的事,那么不妨就让学生来帮他回忆一下当时事发的经过吧。当时交易酒具时,你恰好在场,听了那酒具价值三万贯,你便起了心思,当日夜里关了店门,安账房亲自领着你和狄小姐到了供房,给酒具封了一层蜡……”

沈傲板着脸道:“狄小姐,快去给我们上酒菜来,我们为你审案耽误了这么久,你就不要犒劳我们吗?”

至于周若,沈傲旬休日回府的时候也见了几次,周若待他的态度不好也不坏,沈傲知道她心中生了芥蒂,心里有些惆怅,想起那一日清早,艺考的第一日,那一夜未眠,清早来为自己送行的倩影,心里很不痛快。

那安叔叔松了口气,不由地想,只怕是狄桑儿先胡闹了,于是走到沈傲身前去,问道:“不知公子是何人?”

漆制酒具,到了汉朝已进入鼎盛的高峰,青铜器的酒爵逐渐开始退出舞台,除非一些祭祀的特殊场合,大多数酒具都开始由漆制酒具替代。不过漆制酒器到了后世已经开始弥足珍贵起来,以沈傲对后世的理解,在现代根本没有一件完好的漆制酒具流传于世,那些更古老的青铜酒爵反而流传的较多。

沈傲见她认错,正要客气几句。不妨狄桑儿又抬起眸来,这一次眸光中杀气腾腾,道:“不过你竟敢打我……那里,我一定要寻你报仇!”她美眸一瞪,语气从温柔又变得粗鲁起来:“你若是乖乖求饶,叫一声小『奶』『奶』饶命,或许我放你一马,否则,莫怪我的拳脚无眼。”这一次她吸取了教训,手腕轻轻一抖,袖子里落出一柄匕首来,匕锋在夜『色』下发出幽幽寒芒,显是锋利无比。第四百零五章:小妮子真敢动手

小丫头冷哼一声:“让我打你!”

可惜沈傲忘了一件事,女人的肩是万万不能『乱』『摸』的,这一『摸』,小丫头就急了,粉拳砸过来正中他的肩窝,腾地他牙齿都要咬碎了。

众人纷纷道:“对,读书也不能急于一时,该喝酒时也不能耽误。”

沈傲站在这正德门洞里,扑簌了身上的雨水,放眼往门洞外去看,那些乌压压跪地的学子,此刻都向他望来,那一双双眼眸有愤怒,有不解,有鄙夷,不一而足;他笑了笑,不再理会。

“嗯?”赵佶板着脸看着沈傲,意思是威胁他不许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