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申博:第1章:不敢旁骛

太阳城申博 作者: 墨忆九

赵紫蘅噢了一声,有点儿不太情愿。

告别了杭州,江面上水雾腾腾,回程和来时不同,那时无数人稽首相送,今日却是冷冷清清,沈傲上了船,先在船舱里睡了个回笼觉,一觉醒来已是正午,用了饭,就和杨戬在甲板上闲谈。

沈傲咕咚咕咚地在一旁喝茶,释小虎则是绘声绘『色』地给春儿讲沈傲过关斩将的事,春儿边听边吃吃地笑,等那释小虎说完了,释小虎便沾到春儿的身上,道:“春儿姐姐,说了这么多话,我渴了。”

下了船,因为没有人提前去通报,因此也没有人来迎接,这钱塘县的县城与仁和县毗邻,城区部分恰好形成了整个杭州城的格局,虽是划分成了两县,其实街坊犬牙交错,许多地方已分不清谁是谁的辖区了。

马上就要去做六品推官,却对沈傲这般热情,令沈傲『摸』不透,沈傲看那都头不停向自己暗示,便明白这背后一定有隐情,可是一时也没有办法,随着朱展到了签押房,立即有人从春儿那要来了沈傲的凭引和官印,那朱展迫不及待地寻出早已准备好的授印,二人交还了凭引,叫人存了档,又相互盖了章印,朱展才松了口气,好像肩上一副千斤的重担落下来似的。第三百四十一章:很令人费解啊

于弼臣脸『色』有些苍白,看了沈傲一眼,看来转运使大人说得一点也没有错,这个家伙,当真是个惹事精,只好道:“现在昼县丞要将事情闹大,你自己好好思量该如何应对吧,哎……”说罢,不由地叹了口气。

沈傲瞪大了眼睛道:“那家伙欠钱不还,我早就想报复了,两位义士能够代劳,学生感激不尽,为什么不帮你们?”

沈傲点了点头,朝唐严行了个礼,便打道回府。

马车到了周府,那门前停驻的车马已堵了一条街,心知是不能往正门走了,只好从后门进去,穿过几道牌坊下了车,远远便看到刘胜急匆匆地过来,道:“表少爷,公爷回来了,说你回来了就快去迎客,贺喜的客人太多,已经招呼不过来了。”

县尉?

赵佶目光恰好落过来,见他这副模样,口里还在说着漂亮话,却是瞪了他一眼,颇有警告的意思。沈傲看了,连忙欠身坐得笔直。

杨戬对经义一窍不通,见陛下兴致好,也笑着道:“陛下何以见得?”

“四贯……这么贵?”沈傲吸了口凉气。

汗,燕子的身体原来可以这么肿,大宋朝的燕子难道是吃正大饲料长大的?沈傲立即噤声,再不敢指认猪狗兔子了,伤不起啊!

须知宋朝虽然考取的名额不少,但是成绩也分为三等,一等称进士及等;二等称进士出身;三等赐同进士出身。因此表面上每次科举录取的学生有四五百人之多,可是真正能跻身入进士及第的,绝不会超过十人,大多数还是进士出身和赐同进士出身,要进入三甲,唯有进士及第才有可能,因此,第一场大经尤为重要,出了差错,就不能再弥补了。

沈傲当即入宫晋见,赵佶正在捉笔画画,听到沈傲来了,脸上不由地『露』出几丝喜『色』,随即又板起脸道:“平时见不到他的人,这科举还有三两日,他倒是不肯读书四处闲逛,哼,朕不见他,叫他回去读书,考完了科举,再来见朕。”

“…………”沈傲无语,邓龙那混账东西叫的声音这么大做什么,好像生怕没人知道似的。

夫人抬眸,对一旁的香儿道:“香儿,去把小姐请来。”

沈傲苦笑打断道:“我去做星星去。”说罢急匆匆的走了。

另外,这终考只有一次,不管是太学生还是监生,你只要愿意,可以在这里读一辈子的书,但是一旦你选择了终考,那么就算是结业,所以这便是为什么不少才子如太学的程辉、徐魏还有国子监的蔡伦诸人仍然在读,以他们的学问,要过终试从而中科举自然容易,可是终考、科举的机会只有一次,所以大多数人作出选择时都十分谨慎,宁愿在学校里多待一年,也不会贸然去应试。

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此时已到了晌午,杨戬悄悄地扯着赵佶的袖子,道:“陛下,该用午膳了。”

沈傲道:“安燕也会行书写字,他的嫌疑也不能排除,不过至少可以肯定,另外两个伙计目不识丁,要从这么多赝品中寻出那件王羲之真迹的酒具来,并不容易,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安燕和曾盼儿身上。”

赵佶和杨戬吓了一跳,连忙端起酒杯:“喝,喝……”

沈傲苦笑,这个安燕,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沉默片刻,道:“当时在场鉴宝的,屋子里一共有七个人是不是?”

程辉仍是那副飒爽的风采,朝唐严行礼道:“学生见过祭酒大人。”他不说唐大人,而是故意报出唐严的官名,拿捏住了分寸,表示自己对唐严的疏远。

沈傲笑了笑,这几个漆制酒具确实是仿汉宫的赝品,不过有一个信息倒是很有用,这几件赝品和那件被窃的酒具制式差不多,这地上也没有另外点蜡烛的痕迹,因为点了蜡烛,难免有烛水滴在地上凝固,那么可以肯定,这个窃贼是根据供桌上的香烛来分辨酒具的。

狄桑儿也道:“是啊,我从前见过一个也是这般的酒具兜售,也不过七千贯罢了,这酒具,如何能卖到三万贯?”她故意要给沈傲难堪,好嘲笑他,报回一箭之仇。

“我无耻?”沈傲板着脸道:“是谁先动的手?是谁在这后园里商量着给酒客下『药』,我若是无耻,姑娘又是什么?”

………………………………………………………………

“今日的雨好大啊。”赵佶慢悠悠地继续道:“去,把窗儿推开,朕想看看雨景。”

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旨意发出,召蔡京立即主政,这个政,首先就是弹压学生,稳住朝局。

沈傲微微一笑,道:“疥癣之患吗?那好极了,怕就怕国使大人回到了上京,那上京已落入金人铁蹄,哼哼,实不相瞒吧,方才我的客人,便是金国的使臣,要约同我大宋一道夹攻贵国,到了这个时候,国使还要盛气凌人吗?”

坑爹啊这是,不是说外国的使臣来汴京,都要给人送礼的吗?这礼在哪里?契丹人果然是蛮夷啊,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杨真苦笑,努力地摆出几分威严,捋须道:“请他进来。”

等了半柱香时间,门子来报:“上高侯来了。”

沈傲一时有些激动,按道理,这是朝务,是政治,赵佶将这紧要的奏疏给自己看,是对自己的信任,另一方面,只怕赵佶也是想听听自己的意见。

沈傲通报一声,邓龙和周恒俱都迎出来,二人见了沈傲笑,哈哈地寒暄一番,邓龙叫沈傲去见都指挥使,说是那位胡愤胡指挥使一直盼望与沈傲一见,要当面向沈傲致谢。

周正笑了笑,道:“唐家的小姐,我是听说过,是汴京城有名的才女,这一门亲事很好。至于春儿,可是从前那个丫头吗?”

唏嘘一番,沈傲笑『吟』『吟』地陪着杨戬喝酒,杨戬的酒量不浅,几杯雕花下肚,面『色』红光地拉着沈傲的手道:“沈公子,杂家第一眼看你,就觉得你这人不错,很对杂家的脾气,如今我们亲上加亲,往后你的事便是杂家的事,有什么难处直接和我说,谁若是欺负了你,杂家为你做主。”

沈傲已站起来,先举杯在小厅敬了一圈,随即到外厅去,外厅的宾客见沈傲出来,纷纷道:“沈状元来了……”于是呼啦啦地看过来。

沈傲又敬了诸人一杯,那晋王红光满面地道:“有意思,如此喝酒才有意思,好,本王今日也有兴致,也随沈傲出去敬一圈酒。”他率先站起来,挽着沈傲的胳膊道:“走,走,沈傲,我们同去敬酒。”他是最爱凑热闹的,也喜欢这种新鲜的敬酒方式,硬拉着沈傲出去,沈傲心里叫苦,只好勉强与他出去,这一次出来,宾客们见了晋王,都忍不住拘谨了几分,倒是沈傲笑道:“今日能来的,便都是客人,诸位不必顾忌身份,痛快喝便是。”

随即,二人又略谈了几句,赵佶见沈傲有点心神不属,便问道:“沈兄莫非近来遇到了什么难事?怎的脸『色』不太好?”

沈傲原以为杨戬收蓁蓁为干女儿,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或者说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的噱头,帮沈傲遮掩下蓁蓁的出身。可是见此刻杨戬一副肃然的样子,不由地想,杨公公还真把它当一回事呢,莫非他是真想做这爹了?

杨戬兴致勃勃地道:“不如就去莳花馆,当着蓁蓁的面说。”

唐严气呼呼地拂袖要走,道:“这是你的主意,你既已经打定了,还教我来说什么?我走,这事儿我不管了。”

唐夫人倒是够开诚布公的,一把挽住唐茉儿:“茉儿,今日在这里关上门,我们都是一家人,沈傲是你爹的学生,也算半个儿子,既然要说,就要说妥了,没什么忌讳的。”

先是唐严,后是杨戬,这最后一个,沈傲对他也只有一面之缘,且印象不好,所以虽然身旁的人喧闹一片,他却一点兴致都没有,这提亲是不能见春儿的,教沈傲单独去与春儿的舅舅寒暄,他心里头不舒服。

唐夫人怒道:“当时是事急从权,可是这件事说了出来,这么多人亲耳听了,传扬出去,茉儿往后该如何做人?”

唐严又是摇头,又是踟蹰,脸上阴晴不定,正在艰难抉择。

头痛啊!高太尉不好惹,这位沈大公子又岂是好惹的?

推官让人将高进的七八个家人叫来,这七八人在大街上一副街痞的样子,此时进了公堂,都『露』出一副恭顺之状,纳头便拜,纷纷信誓旦旦地道:“我家少主是读书人,品『性』是极好的,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断然没有。”

沈傲冷笑一声,向推官行礼道:“大人,学生该说的已经说了,大人以为如何?”

他本要放几句狠话带着儿子扭头便走,却听到外头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道:“沈傲不敢打,我却敢打,来,来,来,让本王来打打看。”

“是谁?有本事的就站出来。”接二连三地被人挑衅,高俅就是涵养再好,也摆不出那不徐不慢的气度了,高声大喝一声,怒气冲天地朝门外看去。

可是若是予以否决,沈傲又该怎么办?她心中七上八下,眼看到推官也加入『逼』问,心下一横,脸『色』波澜不惊,现出些许端庄之『色』,道:“是,小女是沈公子的未婚妻子,今日我要回家,高衙内带着许多帮闲尾随其后,我心中害怕,恰好遇到我家未婚夫君在街角等我,等我迎过去,后头的高衙内便冲上来和我夫君起了冲突,我家夫君气不过,方是有了今日之事,请大人明察秋毫。”

几个家丁已是大怒,忍不住凑近了些,公子哥张狂大笑,道:“她是你的妻子?这好极了,本公子最喜欢的便是别人的妻子,来人!”

高进连忙道:“是……啊,不是,我是他的侄儿,是过继到我爹那儿的。”

沈傲叹了口气:“生了儿子也没有***,只好拿你这假儿子来顶替了。”说罢,便不再问了,轻松自如地对唐茉儿道:“茉儿,夜这么深了,只怕这件事并不容易善罢。”

虞侯脸『色』一紧,低声道:“太尉,若是误伤了衙内怎么办?”

他可不是蠢人,那个捉了衙内的人,一看便像是有功名的秀才,格杀秀才,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于是又踱步到沈傲那边去,对沈傲道:“你可想好了吗?这人你是放不放?”

唐严笑得很难看,明显是强行挤出来的。

沈傲虚心一笑,道:“这都是大人教导有方。”气氛有点怪异,接下来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唐夫人带着冷笑地看着唐严道:“借?你借了这么多钱出去,可见有人还过吗?”

这种明悟,让他浑身都舒畅起来,犹如乞丐进入一个宝藏,突然发现,原来那些自己梦寐以求的财宝,如今已是唾手可得。

夫人欢喜地笑道:“从前我就劝公爷让恒儿入禁军算了,公爷在三衙里还算有些影响,咱们周家,便是三衙里起家的,门生故吏都在那头呢,可是公爷当时就是咬住口不同意,如今怎么想通了?”

到了这一场,又是范志毅开球,范志毅再无方才的锐健,先踢球出去,随即仍然采取原先的战术向落球点冲去。

沈傲的心儿都提到了嗓子眼里,高声大呼道:“传球给李铁!快!”

沈傲又分派了两个后卫,另二人助攻,这一番战术指导下来,已到了正午,吩咐鞠客们先去吃饭,自己则去晋王那里赴宴,到了饭厅,沈傲总算是见到了赵紫蘅,小郡主似是挨了骂,眼眶里泪汪汪地噙着泪水,见沈傲过来也不理不睬,晋王拍案大叫道:“这般不懂事,还不快叫沈叔叔?”

沈叔叔……

沈傲含笑道:“这就不必了,吴教头好歹是贵府的总教头,若是王爷和王妃都为学生助威,只怕教他的脸上不好看。”

晋王妃不置可否,笑道:“正午沈公子便在这里留饭吧,咦,紫蘅今日又跑去哪里了?从清早就没见人。”

放下食盒,沈傲先交上这两日作的经义文章,陈济看了看,皱眉道:“这几日都没有看书吗?”

沈傲好整以暇地去看墙壁上的挂画,却是站在一幅画下出了神,眼前这画画风诡异,作者虽是用水墨作画,却在画中用了重彩,须知山水画是严禁用重彩的,历代的名家讲的是神,而不是形,用重彩虽然可以使得画作更为生动,同时却失去了那种飘逸的神采,是画家们的大忌。

沈傲笑道:“是了,上一次空定禅师确实曾到周府一趟,可惜那时候我杂物缠身,只好婉拒了此人的好意。”

吴教头享誉汴京,教练的手段高明,由他带队,自是稳赢了;反观这位沈公子,却是华而不实,看他手足白皙,估计连蹴球都未碰过,让这样的人教练,哪里还有胜利的希望?

范志毅苦着脸道:“这摆明的事,公子连蹴鞠的规矩都不懂,如何教导我们练习蹴鞠?吴教头乃是汴京知名的蹴鞠教头,公子岂是他的对手。”

沈傲对着刘文问道:“刘主事,夫人还在佛堂吗?”

赵佶收好卷,教人封存,才不徐不慢地道:“诸卿退下,朕还需再思量思量。”

“哼,此人这般年轻,在蹴鞠社中又名不见经传,也敢做副教头,琴棋书画作的好又如何?这是蹴鞠,蹴鞠如练兵,蹴鞠竞赛如战场,本教头便是军中大将,要你一个书生来做什么?”

足足半个时辰功夫过去,当先一须发皆白的老贡生率先交卷,杨戬将他的卷子呈上,赵佶细细一看,这只是一首短词儿,词儿是:睡海棠,春交晚,恨不得明皇掌中看。霓裳便是中原『乱』。不因这玉环,引起那禄山,怎知蜀道难!

在这个时代,身为朋友或者长辈,问候父母是应有的理解,沈傲显出几分黯然,幽幽地道:“沈傲孤身一人,除了姨母,再无其他亲眷。”

赵佶作画的特点,往往施以点墨,画风流畅,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沈傲临摹的画作不知凡几,可是对于这种飘渺之感,还是忍不住为之叫好。他提起笔,如痴如醉地道:“学生就为王兄题诗一首,为王兄的佳画助兴。”落笔下去,写下一行短句道:“翱翔一万里,来去几千年。”

赵佶不叫沈傲为卿家,而叫沈公子,沈傲心里明白,他这是以朋友的身份和自己对话。沈傲本就是个洒脱的人,虽说伴君如伴虎,可是叫他一个现代人左一个皇上,右一个陛下,满是谄媚地作出一副恭谨的样子却是要他的老命,娘的,皇帝都叫沈兄了,哥们还客气什么?

梅树在前,山峦在后,枝叶、躯干都是背景,唯有绽放的梅花最为鲜明醒目。如此布局,层次分明,主次有序,让人一眼看画,便先看到了梅花,其后才是枝叶、躯干,最后是山峦。

贡生们纷纷道了一句吾皇万岁,随即鱼贯退出,唯有一个沈傲,满是尴尬,退出去又不是,不退嘛,似乎又有些不妥。

他们说沈傲连考四场是有违礼制,岂不正是说杨公公不懂礼仪?名是杨戬报的,这帐若是算起来,那王韬弹劾的不是沈傲,而是杨戬了。

赵佶的视线一转,目光落在沈傲的身上,不由地现出些许愕然,沈傲虽已提笔,可是宣布作画已有一小段时间,这笔只盘旋在半空,一副迟迟不落的姿态;须知殿试也是有时间规定的,谁若是先作完画,往往会给人的印象更好一些,以至于直接影响到成绩,画梅这样通俗简易的题目,莫非还要思考吗?

说翻脸就翻脸,好现实!沈傲也不喜欢拿自己的热冷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便站起来道:“王爷,下次再来拜谒。”这是一句客气话,沈傲可没兴致和一个疯疯癫癫的家伙继续胡说八道,拂袖便走。

“是啊,是啊……好极了,好极了!”晋王鼓掌,却是对着沈傲冷笑道:“沈傲果真是大才啊!灵机一动,就想了个和你的茶肆一样的名字,拿本王的蹴鞠社去为你的茶肆打响名号……”他越说,脸『色』就越难看:“什么遂雅!那是娘们取的名字,我们堂堂八尺男儿,岂能用女人的名儿去做蹴鞠社的社名?沈傲,你好滑头啊,本王若是笨点,就真要上你的当了。”

“啊?爱妃……”晋王的气势又弱了下来,踟蹰道:“不……不是娘们,爱妃,本王说的不是你,对,对了,本王的意思是爱妃不是娘们……咦,又不对,不是娘们莫非是男儿?爱妃……”他脸现苦瓜状,百口莫辩,眼神很忧郁,试图用这忧郁蒙混过关。

这一问,心里便慢慢镇定下来,先去沐浴一番,浴房那边刘文已教人放了水,泡在与浴桶里,感受着那热水带来的舒适,沈傲的百骸都要酥醉起来,换上礼部送来的绯服,那丝绸的华润之感带来些许冰凉,对着铜镜整着衣冠,感觉浑身上下增添了几分贵气。

“表少爷穿上了绯服,真是光彩照人。”见到沈傲出来,刘文忍不住发自内心地赞叹一句,将手中的灯笼垂低,为沈傲照路。

“小姐……”环儿见状,忍不住埋怨道:“小姐一宿未睡,谁知那狠心人是否还惦记着你,他当真中了状元,自有无数大家闺秀投怀送抱,就怕到时,他已将你忘了。”

每个人都抿着嘴,沉默不语,无人去与人攀谈,那些思绪,早已飞离了身体,穿透宫墙。

“沈大哥,沈大哥……”薄雾之中,两个倩影远远小跑过来。

“那是你孤陋寡闻!”沈傲毫不客气地回顶一句。

晋王放下铜镜,一手握住晋王妃的柔荑,眸中睿智光芒闪烁,认真地解释起来:“爱妃有所不知,本王努力观测,发现这花儿之所以染病,极有可能是培土过于湿润所致,关于这一点,沈公子也看出来了,所以,要想将这花儿治好,非要保持土质的干燥不可。”

晋王眼眸中精光闪闪,盯住沈傲道:“你会蹴鞠吗?”第二百二十章:一网打尽

唐夫人满是惭愧地道:“老身还真道他是神仙,谁知竟是个骗子。”

赵佶显然让杨戬的话哄得高兴了,哈一笑,摆着手道:“你莫忘了朕还会蹴鞠!”

玫瑰?清河郡主?

晋王妃在前驻脚,对沈傲招手道:“沈公子,随我来。”

邓龙颇有惭愧地道:“是啊,是啊,年轻时确实胡闹了一些。”

邓龙几个已经装车完毕,沈傲便向清虚招手:“清虚师侄,这法驾先借我一用,待师叔赈灾回来,再奉还法驾。”接着,又向天尊依依作别道:“师兄,灾情甚急,救灾如救火,师弟去也,师兄好好养伤,多泡泡粪池浴,待八戒从徽州回来,再与你一叙师兄弟之情。师兄……八戒舍不得你啊。”

沈傲一口气却是将这乐善好施的名声推到了赵佶和杨戬身上,往皇上推有两个好处,一个好处是能小小拍一下马屁,其二便是朝廷就算知道了此事,也绝不会干预。

这时,只见几个手腿残疾之人蜂拥前涌,这几个人或拄着柺杖,或吊着残手,一个个欲想冲至天尊身前,却被外围的信徒阻住,这些信怒瞪着这几个人,恶声恶气地道:“快快退后,不可冲撞上仙。”

天尊又如法炮制,都是搭住人的肩膀,与残障者说几句话,那人便奇迹般地好了,断腿的能走步,断手的能举物,这一下,再无人不信,更多人纷纷跪下,漫天的念诵无量声。

那叫清虚的弟子便道:“师尊,你仙法已耗费一空,若是再去施点金术,只怕……只怕……”他泪如雨下,却是嘶声大哭。

其中一个员外道:“在下愿奉上童女一名,为天尊治伤。”

沈傲便排众往天尊方向冲过去,距离天尊不远的地方,便被几个信徒拦住,沈傲对这几个信徒道:“在下想见天尊一面,不知几位能否行个方便?”

沈傲呵呵笑道:“这茶水和糕点都不错,尤其这云雾茶很沁人。”说着便淡淡然地掏出两张一贯的钱引交到小二的手里,道:“剩余的钱就不必找了,是我赏你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