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申博:第71章:一力吹嘘

太阳城申博 作者: 墨忆九

“谢芳华,你不会死在了无名山吧?”

谢芳华不再说话。

“我给你梳。”秦铮道。

谢芳华微微抿唇,片刻后,跟上了他。

谢芳华点点头,“南秦的朝堂,自然要我南秦人,我就算为了以后的谢氏,为了在朝中有人扎下我天机阁的根基,也自然不会选北齐之人。”

皇帝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清清淡淡,孙太医诊断不出她的病,她也没什么情绪,像是经历得太多,已经习惯了,失望太多,便也无所畏惧了。他叹息一声,“孙太医诊断不出来不要紧,继续遍访天下医者,总有人能有神医之术。”

“英亲王,你们父子,今日不给我个交代!我就去掀翻了你的英亲王府!”忠勇侯一阵掌风扫向英亲王和被他拖在身后的秦铮。

“本来皇上下了早朝后,就想先召见您,但是因为您去了谢氏米粮,皇上又派人喊了英亲王府的大公子秦浩。杂家刚出来时,秦大公子在和皇上禀告这一次外出剿匪的事情。”吴权继续道,“这一回,大公子也算是立了一个小功,剿灭了三座山头的土匪,杀了三个匪首头目,收缴了一千多人。未来京城方圆两百里,能够平静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受心血溢出喷薄万仞割心之苦,受世间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就这样死了?

她转头看向秦铮。

她面色一沉,刚要催动功力,在她旁边的谢云澜忽然挥手,顷刻间,一股大力打了回去。

清河崔氏的下人都比寻常家的公子身份高一筹,更何况他那日管英亲王妃叫小姑姑,显然不是清河崔氏的下人,而且在她面前嬉皮笑脸,应该是个公子,才有资格喊王妃姑姑。

“不困了!等着你。”秦铮摇头。

他自诩算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如今看来,他不算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

左相府留了秦浩午膳又留了晚膳,直到深夜,微微熏然的秦浩才回到了英亲王府。

bsp;门房摇摇头,低声道,“王爷今日据说要歇在书房。”

秦浩点点头,“事已成定局,左相和夫人是明白人,我们只能栓在一条线上了。虽然皇上有意要提拔我,但是如今秦钰在漠北军营等待皇上定夺处置,这一场大雪下得又大,不少地方受了雪灾,折子如雪花一般地堆在玉案上,怕是年前想不到我的升迁之事。但是左相透露了,年后定然上折子升我的职。”

谢芳华睡得正熟,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丝动静,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了。

“王妃今日晚上从公子这里回去之后,吩咐人撤回了查暗市的线人,同时也派人给清河崔氏那边传了话,下令不必再查了。”外面人又道。

“带燕小侯爷去洗漱!他的衣服不能穿了,将我新做的衣服给他拿一件换上。”秦铮吩咐。

二人一人端着一个托盘,里面各放置了四个菜,向正屋走去。

那里被秦铮封锁了,除了他练剑,同时里面也放着他收藏的兵器,任何人不准进入。

大床上,卢雪莹衣衫不整,仅仅能遮蔽身体的衣物成了碎片,几乎可以看出早先何等的被揉虐,未遮蔽的下体正在不停地流血,她已经昏死了过去。

英亲王妃也知道刚过门三天,早着呢,她没必要着急,便摆摆手,由婢女扶着向正院走去。

秦倾疼得额头的冷汗如雨点般往下落,看到秦铮,喊了一声,“秦铮哥哥……”

这时,秦铮也是没戴面具的。

如今短短数日,自然是没办法肃清整个谢氏。看来待回京之后,要加速对谢氏的整顿了。

“主子,用不用去查一下今日借由杀手门刺杀您和铮二公子的人?”轻歌想着那块令牌既然是谢氏隐卫的令牌,那么就不只单单是杀秦铮这么简单了。身为忠勇侯府的小姐,谢氏这个姓氏,一直是谢芳华要做的事情。

秦铮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在她面前晃了晃,“小姑姑,我看你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太悠闲了。要不要我给你换个地方?否则你越来越不拿我当回事儿了。”

秦铮点点头。

秦铮“嗯?”了一声,“怎么没有白莲草?”

谢芳华上前检查这两人的死因,的确是被砸死的,而死亡的时间是子时三刻,也正是她已经入睡之后。

二人离开后,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对金燕和燕岚问,“你们还吃得下吗?”

谢芳华摆摆手,打断他的话,“我和大长公主等人一个时辰之前刚从山上下来,那是,丽云庵完好,如今我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谢芳华拿过琴谱,轻轻翻看,半响后,指了一首清平调。

李琴先弹了一曲清平调,之后又让她来弹。

------题外话------

小泉子立即跑出了御书房。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果然当皇上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想打人就打人。”

二人出了御书房。

秦钰转过身,脸色难看地看着二人,“让朕饶了你们也行,你们要将回京前的事情,原原本本都说出来。若是有一处不仔细,别说被人笑话,就是被人掀了朕的御书房,朕也要先让板子落在你们身上。”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李沐清被他骂,倒也不恼,对他道,“一起去!”

秦钰一怔,抬头看向英亲王妃,“怀孕?”

昨天还是好好的活生生的活蹦乱跳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就死了?还是死在军营自己所住的床上,仵作同样验不出尸首来?

侍画侍墨玉灼连忙跟上二人。

秦铮点点头,往里面走。

“午夜子时。”谢芳华道,“他打开窗子后,大约不到半盏茶时间,这是根据他衣服被潮气侵湿的程度推断出来的。然后他应该是转过身要拿什么东西,或者要干什么,没立即关窗子。所以,在他转身时,有金针从他后背刺入。”

“可是韩大人窗外到底能有什么动静?我就在他隔壁,为何我没听到动静?”永康侯道。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吴权住了嘴。

谢云澜失笑,“若是让你多在平阳城住些日子,我手里的银子怕是会被你吃光?”

谢云澜叹了口气,隐晦地道,“是啊,天下都很穷。”

谢云澜将谢芳华直接背到床前,然后背转身子,对她道,“下来吧!你可以躺下睡了。这间院子一直没有人住,有些清凉,稍后我吩咐人搬一个暖炉来。再给你灌一袋子暖水。你就不觉得凉了。”

院落静静,无声无息,东跨院内也没传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谢芳华看向那十八人,“倾所有谢氏隐卫,先除京城所有北齐暗桩。”顿了顿,道,“若遇到困难,放信号弹,我去应援你们。”

谢芳华压低声音,将这内衫的秘密说了。

秦钰颔首,“那时候我没回京,你以为纵火的人是我”

“他如今住在英亲王府,万一那个人不是他,岂不是打草惊蛇”秦钰看着他。

“舍不得走”秦铮见谢芳华不动,偏头。

秦钰笑了一声,揉揉眉心,“我到宁愿我是他。”

“还不快去!”秦铮沉下脸,“爷连看一眼也不行吗还需要你去向右相禀告”

管家连忙摇头,“不需要,不需要,小王爷稍等,老奴这就去吩咐人将那辆车抬来。”

“对您来说是没什么好看的,但对我来说,自然不同。”秦铮看着她道,“因为碾碎了我要的情人花。”

英亲王妃点头,走了出去,见春兰守着门口,对她道,“你随我进去。”

“嗯。”英亲王妃道,“你仔细想想。”

“是。”春兰走了出去。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春兰点点头,扶着谢芳华来到翠荷的近前。

“小姐。”侍墨也吓坏了,立即走了进来。

老一辈留在朝中还没退下的人也忽然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还有筋骨的人觉得自己还有用处,待等皇上打完了这一仗,再退下也不迟。

秦钰已经换好便服,等在了宫门口,见谢芳华出来,他挑了挑眉,对她道,“将小橙子带上。以后他就跟着你了。”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没必要吧,我带一个小太监做什么,太不方便。”

“不去!”谢芳华摇头,她没心情。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好簪!”秦铮赞了一声。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你对铮表哥也好得可以。”金燕悄声对谢芳华耳语,想起她对秦钰多好,可是秦钰却是不冷不热地对她,一时有些郁郁,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真是应了这句话。

掌柜的笑呵呵地将东西包好,将账单子递给秦铮。

    “没事儿!”谢芳华对二人摆摆手。

    谢云澜似乎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赵柯,我都说不要让我沾这些东西了。你怎么不听我的话?”

五人似乎并不是被秦铮强迫而来,面上都挂着笑意,她给五人见礼,五人给她还礼。

琴棋书画四位师傅分别叫李琴、孟棋、温书、楚画。宴府楼的大厨名叫何晏。这五人的名字自然不是生来就叫这个,据说是扬名后保留姓氏,改了后面的字,昭然其成就。

不多时,拜师礼简简单单便完成了。五人告辞出了落梅居。

秦铮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语气不阴不晴地道,“难道孙太医给你开的药有睡觉的药?让你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自古拜师都是徒弟等师傅,你是第一遭让五个师傅等了你一个时辰的徒弟。”

她不能说话,听言像是早就憋不住了,打开了话匣子与她说了起来。

翠荷手里抱了一叠衣物,见她出来,对她笑道,“这是绣纺今日完成的一件外衣,一件里衣,一件亵衣,一件睡衣。刚刚送来府中,王妃命我给你送过来,明日你与师傅学课及时能穿上。”

谢芳华收了衣物和方盒,翠荷告辞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转眼间便将厉害关系在脑中梳理了一遍,对侍画问,“如今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被右相夫人拿下去了哪里”

谢芳华颔首,“我也觉得此事太巧了,先去看看。”

谢芳华想了想,斟酌地道,“伤口太深,怕是会留有细微的印痕,能恢复十之**。”

“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右相脸色难看,又是头疼,又是无奈,看向李沐清。

右相夫人不想走,右相凌厉地瞪着她,她跟着走了出去。

谢芳华点头,走了过去,先给李如碧清洗了伤口、消毒,又掏出怀里的上好的金疮药和凝脂露膏,给她涂抹上,深深的鞭痕,几乎露骨,最后给她半边脸都包扎上,洗了手,又走到桌前开了药方,递给李沐清。

右相说他不是为了南秦皇室帝王,是为了谢英和崔玉婉,敬佩那二人大义,也是事实。

谢芳华又点了点头。

谢芳华一时有些失语。

金燕又道,“只是我没有想到荥阳郑氏不但不能用,反而还有问题。”

谢芳华见她决心已定,再劝看来也是无用,便将秦钰、秦铮与她三人暗中铲除北齐在南秦的暗桩,以及谢氏暗探查出的名单里隐晦地牵引了荥阳郑氏之事说了。

“那我也愿意!”金燕道。

老侯爷和崔允正在等着谢芳华,见几人都来了,崔允立即急声问,“想到什么对策没有”

“爷爷,皇宫虽然可怕,但是我却不觉得能可怕得过无名山。”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忠勇侯府低调了这么多年,皇上和秦钰如今又给加了荣华封赏,就算是现在反了他,不但不占天时地利,连人心都不向着忠勇侯府。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意。所以,哪怕出错,也要进宫。”

荣福堂内转眼间就剩下忠勇侯、崔允、秦钰三人。忠勇侯摆上棋,秦钰落座,崔允观棋。

到了海棠苑后,谢墨含和谢林溪一起去安排谢芳华入宫事宜,尽量地安置妥当。

“嗯?什么事儿?”英亲王妃转过头看他。

“二公子,按照您的吩咐,衣物都从京城拿来了。您进屋就可以换了。”林七闻声走来,禀告秦铮。

谢芳华一直知道皇上肯定不会放过清河崔氏这一块肥肉,但是却没想到他大笔一挥却布了一个这么大的局。出手迅速果断。先是提拔了母族吕氏的吕奕封为安平将军,然后又派崔意芝去迎四皇子秦钰,将吕氏和崔氏借由崔二老爷续娶的夫人和她的儿子崔意芝给串连了起来。以此拢住吕氏、崔氏。

“还有吗?”秦铮淡声问。

“哦?”秦铮挑眉,“皇叔可见了?”

秦铮瞪了林七一眼。

“爷问你话呢?”秦铮板下脸。

谢芳华赶紧地收起心中被他牵引出的热度,闭上眼睛,用心强行地继续去睡。

因为起得太猛,牵动了腰肢,她嘶地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

秦铮摇头,“还没到午时,时间还早,娘说等着我们一起吃午饭。你若是醒了,我们现在就起,去正院也不是太晚。”

“你刚刚……”秦铮担忧地看着她,试探地问,“疼?”

谢芳华瞅着他,以前看他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少年,可是经过昨夜,再看来,到底是不一样了。不着寸缕的他看着清瘦,却不是真正的瘦。他的身上除了或轻或重的伤痕外,还有她昨天承受不住他的冲力抓出的痕迹,看他进了水里,她红着脸收回了视线。

秦铮的脸变幻了片刻,感觉她撩过来的水珠滴在他身上,顿时滚烫,尤其是她理直气壮的笑容,明艳得夺目,这与以前的她大不一样,比昨日的她还不一样,少了少女的隐隐青涩,多了女人的妩媚,尤其是她尤不自知的自然流露出来的这种眉骨风情,几乎将他的心和他整个人都灼烧了。

秦铮转回身,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等着。

谢芳华扫了一眼,正看到了肚兜和亵衣,红着脸点点头。

秦铮手一顿,看了她的脸一眼,眉目如画,端详片刻,摇头,“不用画了。”

谢芳华见他答应,不由露出笑意。

秦铮似乎笑了一下,点头,拿过她的水粉胭脂,轻轻地给她涂抹。

“那就不要想了。前世的事儿,想不起来,有什么打紧?”秦铮伸手将她抱在怀里,“重要的是今生,上天给一个重生的机会何其不易?何必让前世来累及今生?”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你的记忆里没我,不想也罢。”

谢芳华点点头,“又是为了那些案子的事儿?”

“是!”喜顺匆匆走了。

秦铮张了张嘴,喉咙似乎被什么哽住,说不出话来。

她这个已经身为了母亲的人,是何等的不合格,竟然受了两次的伤,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还顽强地待在她肚子里,至今才被她诊出来,方才知道。

她真的怀孕了!

秦铮敏感地感觉到她依偎依靠的温暖的柔软的动作,脚步猛地一顿。

秦铮……

喜顺在秦铮抬起脸的那一瞬间,忽然惊异地呆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惊慌地匆匆跟了去。

喜堂上,红绸高挂,一派喜庆。

秦铮看了她一眼,声音低哑地开口,“吉时要到了,我得放你下来拜堂。”

英亲王英亲王妃忠勇侯谢墨含崔允五人也向他看来。

人人都知道安远将军是皇上和太子的器重之臣,特意扶持去了漠北接管三十万兵马的,皇上母族吕氏多少代只出了吕奕这么一个擅长兵法谋略十分出色的武将,可是没想到,这才多久,短短时间,他竟然水土不服发病身亡了?

秦铮看着谢芳华,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扯掉了她的红盖头。

秦铮脚步走得极快,很快就进了内院,远离了前方的喧嚣。

门口到正屋的路不远,秦铮放慢了脚步,慢吞吞地抱着谢芳华往里走,似乎要将她早先匆忙上骄,没听过的那些话都给她补回来,让她听个够。

春兰也随后跟进来,笑呵呵地解释,“小郡主,您不知道,小王爷在拜完堂后就将小王妃的盖头给揭了。如今哪里还有盖头?”

谢芳华嗤笑一声,“四皇子口口声声初迟不是你的人,但是……”她话音一转,目光落在与月娘带来的那一波人打在一处的黑衣人,“抓了秦倾等五人的那些人如今却在这里,你也在这里,又做何说辞?”

秦钰看了谢芳华片刻,微微叹了口气,“我没回京时,便一直好奇忠勇侯府小姐到底什么模样?没想到没踏入京城,却在平阳城见了。”顿了顿,他又道,“而这两次见面,着实能让人记忆终生。”

谢芳华看着他,身子更是颤抖得厉害,“你喜欢前世的我,想一步步地将我变成前世的样子,养在深闺,不喑世事,依附你,喜欢你,不违背你,不多思多想,只痴心爱你……”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